■ 影片規格 Film Format 35mm 彩色 Color  ■ 片長 Running Time 109mins  ■ 字幕 Subtitles 中英文 Chinese English
■ 畫面比例 Ratio  1:1.85 ■ 聲音規格 Sound Dolby SR
   演員名單 Cast   工作人員名單 Crew

「你嫌我一塊錢一塊錢算得很慢,但你有沒有想過,這些錢是我等了一整天才賺到的。他們等一下,有什麼關係?」這場戲完全打到我心坎裡。

曾經導演公視人生劇展《芭娜娜上路》與《我的阿嬤是太空人》的金桔粒也來看《聽說》了!快來看看他的影評!


2009-08-22

第一次看鄭芬芬的作品,是公視人生劇展《拍賣世界的角落》,只是印象不深。之後看到了《沉睡的青春》,有點失望,雖然有清純美少女郭碧婷和型男張孝全,這種帥哥美女的組合還是無法吸引我的注意,再加上「繪本式」(鄭芬芬語)的影像處理廉價的有如剪接特效大全,讓我對鄭芬芬稍感失望。所幸,她的《長假》讓我徹頭徹尾地改觀,不論在鏡頭語言或是演員表現都是超越當時一般電視劇的水平,十分讚賞。可惜這些靈光,在她的下一部人生劇展《生命紀念冊》裡頭又消失了。直到這部《聽說》,我才又重拾對鄭芬芬的信心。

在《聽說》裡頭,天闊(彭于晏飾)是一名陽光積極的便當小弟,他在某次送便當給奧運聽障游泳選手時,認識了秧秧。秧秧的姐姐小朋(陳妍希飾)是一名聽障奧運的游泳選手。為了讓聽障的選手姊姊能夠放心無虞地專心練習,秧秧一肩扛起了沉重的家計。這股對親人的支持感動了天闊,於是決定追求秧秧。除了幫她做愛心便當之外,還認真學習他與秧秧唯一的溝通方式:手語。正當秧秧為天闊的熱情所感動,準備接納他的時候,一場溝通上的誤會,和姊姊小朋在火場中的意外,讓兩人的交集越來越少……。

電影一開始,導演便以明亮的Tone調介紹秧秧、天闊以及小朋的出場。彭于晏陽光開朗的大男孩笑臉,非常適合他的個性與外型,怎麼看怎麼討人喜歡;以《痞子英雄》翻紅的陳意涵,也以體貼溫柔的妹妹角色出場,充份展現親民和善的觀眾緣;而另外一位亮眼的角色,則是飾演小朋的陳妍希。她大大的眼睛,以及帶些憂鬱的神情,對於飾演小朋這位承受許多社會壓力的游泳選手來說,可說是恰如其份。

我很喜歡有一段,就是當陳妍希發現自己被從游泳隊除名,無法參加比賽後,與秧秧二人在房間吵架的橋段。那場戲一句台詞也沒有,飽滿的戲劇張力卻充滿整個電影院。流暢的手語以及真誠流露的情感,二位演員的表演皆十分到位。可能是因為沒有台詞的關係,觀眾可以專注在二個人的表情動作上。一個手勢,一個眼神,都傳達了許多訊息,即便沒有任何對白,看著兩個人光靠手語也能夠跟正常人一樣,清楚地傳遞自己的想法與情緒,光這點就覺得值回票價了。

而在描寫「聽人」(也就是一般聽得到的人)如何看待「聽障朋友」的態度,電影裡的某個橋段也頗令人激賞。秧秧為了賺姊妹倆的生活費,自己一個人在百貨公司前的廣場做街頭藝人打零工。那天下班後,天闊去找秧秧吃飯。為了答謝天闊之前幫她做的愛心便當,秧秧承諾這頓晚餐她請客。當兩個人在麵店裡用完餐準備離開之際,秧秧倒出一整天賺到的銅板,一塊錢一塊錢地數著金額要付帳。因為有其他客人在門口等待他們的座位,在一旁的天闊等得有點尷尬。為了不浪費時間,天闊很「豪邁」地拿出一張大鈔給老闆找錢,在一旁數錢數到一半的秧秧,只能無奈地再把錢收回袋子裡。

天闊這個看似貼心的舉動,激怒了秧秧。天闊辯解說他怕影響到老闆做生意賺錢,秧秧卻回他說:「你嫌我一塊錢一塊錢算得很慢,但你有沒有想過,這些錢是我等了一整天才賺到的。他們等一下,有什麼關係?」

這場戲完全打到我心坎裡。每當我們用「自以為是」的同情心,在幫身心障礙朋友想辦法時,卻忽略了「設身處地的替他們著想」。想幫助人卻沒有「同理心」的話,這所謂的「同情」才是真正傷害身心障礙者最深的利刃。天闊的盲點,也就是一般人的盲點。所謂的「偽善」,其實比絕對的惡意,要來得更具殺傷力。

《聽說》是一部結構完整且輕鬆自然的愛情喜劇,但聽說只拍了一個月。在拍過四、五部預算低、拍攝行程緊的人生劇展的訓練之下,鄭芬芬似乎也練就一身快拍的好身手。《聽說》從前製拍攝後製到上片只花了不到五個月的時間,快手速度直逼韓國導演金基德。而且出來的品質也不差。若日後每部國片都能用這種速度來拍,一年一百部絕對沒有問題的啦!

不過,《聽說》不是一部全然沒有缺點的作品。鄭芬芬的致命傷,就是喜歡說教,而且是「用文字」說教。這個特(缺)點在鄭芬芬的第一部電影劇情長片,《沉睡的青春》裡頭表露無遺。不論是干擾觀眾情緒的文字/文案,或是猶如剪接特效大全的波紋效果,都讓觀眾有種被導演惡搞的感覺。儘管導演闡述自己的創作理念是「希望能夠呈現如繪本般的青春」。但是要像繪本,應該要著重在美術或是攝影上面,怎麼會是在畫面上面加字呢?中島哲也的《幸福的魔法繪本》,從第一幕到最後一幕都像是翻開童話故事書般的鮮奇豔麗,也沒看到畫面上有打上一個字呀。

而同樣的問題,也出現在《聽說》的片尾。如果硬要在《聽說》裡面挑骨頭的話,我會說片尾那段「激勵人心的字幕」是最大的敗筆。為何不讓影片就停留在天闊和秧秧二人看著比賽的場景就好了呢?硬是打出字不但破壞畫面,濃厚的說教成份也會讓熟悉鄭芬芬的觀眾想說「怎麼又來了」的恨鐵不成鋼呀!

不過有人說,每一個導演,其實都在追求自己的浪漫。或許,在畫面上打字,就是鄭芬芬的浪漫吧(我亂猜的)。《聽說》這類輕鬆愛情都會喜劇的出現,比《愛到底》的無厘頭笑劇上乘,也沒有一般國片沉重的包袱。讓這一整年呈現較嚴肅悲情的國片市場,開創了一股清新風格。即便戴立忍的《不能沒有你》橫掃最近國片的口碑與影評,但《不》片不論在命題上或是社會責任上,對一般觀眾來說,忒顯得沉重許多。但《聽說》沒有這種包袱。雖說是為了聽障奧運量身訂做,但工商服務的程度其實已經降到最低。特殊的聽障題材在帥哥美女的清新詮釋下,加上一些巧妙的回馬槍,讓觀眾看得賞心悅目,能夠帶著微笑離開戲院,才是《聽說》這部電影,最大的服務目地吧。

 

(全文轉載自金桔粒電影部落格

 

創作者介紹

電影《聽說》部落格

arc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